首页-->走进林州-->文化艺术-->文学园地
蔺同林老师

 

】作者:  来源:林州市新闻中心   时间:2019-04-11 21:12:37  浏览 人次

  ■市教师进修学校   崔向宇

   我和蔺同林老师相识是在我1975年上高中一年级时的林县第九中学。地点在河顺镇,那时叫河顺公社。他是我们班的英语老师,当时全校也就他一个英语老师。蔺老师个子较高,身材修长,肤色偏黑,鼻梁高耸,双目有神,短平头上夹杂着少许白发,给人一种干练的精神劲头。遗憾的是我们大概上了不到一学期,英语就停课了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蔺老师担任我们农业课程。那时的农业课没有正式教材,全由蔺老师自编讲义,讲解一些基本常识,包括农作物的种植、农田管理、北方树木种类、简单的嫁接以及嫁接的作用等等。还不时带我们到学校附近的农田里,识别农作物以及生长期需注意事项等一系列户外教学活动。

  我们都是农村出生的孩子,对农作物的分辨当然没问题,但对农作物的生长以及农田管理都不甚了解。所以觉得蔺老师上的农业课反而更接地气,也很新鲜。能够一听就懂,一说就会,我们也就俨然成了一个农业专家似的。

  我和蔺老师教师生涯的交集开始于1977年高中毕业后,那一年我有幸成为了一名代课教师。教学生唱歌,兼管当时的宣传队。恢复高考后,不再有业余宣传队了,我除了教唱歌还兼任教导处工作。1978年又开始恢复英语课程,学校又聘请了在部队学过英语搞过越战监听工作的杨扶水为代教,学校才有了两名英语老师。

  我学英语纯属偶然。1978年放麦假,为了解决各初中学校没有英语教师的局面,在林县九中举办了一个英语短期培训班。当时在学校的我最年轻,也觉得会念几句英语很洋气、很时髦,就和蔺老师商量,也参加了当时的英语培训班,为期半个月。后来是边学边教初中一个班,有个笑话叫“晚上学白天教”,就是说我们那一批农村英语教师的。

  迷上学英语后,和蔺老师的接触就多了起来,每天至少要请教四五次,好在那时候都在一个学校院内生活,没有什么距离。学习当然是从字母、音标、单词、基本语法开始。背诵是英语最烦躁最难坚持的一项基本功,和小学生开始学汉语是一样的。那时候人年轻,十八九岁,每天自己给自己制定学习任务,除了上课就是学习,真正是晚上学,白天教。

  严格意义上讲,蔺老师只能算是半个科班出身,他1959年考入洛阳师专的俄语系(现在的洛阳师院)。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因学校缩编,再加上和前苏联关系交恶,就把俄语系裁了,蔺老师回到了老家横水镇郭家窑村,1962年被安排到乡村学校教小学,1971年到了林县九中教学。后来到濮阳师范进修过半年英语,还带回了一本英汉字典和一台半导体收音机,对学英语的老师来说,那真是两个宝贝。

  蔺同林老师在当时威信高,名声响。最基本的两点:一是人品好,深受学生和同事们的尊敬和爱戴;二是对教学工作尽职尽责的无私奉献精神。特别是英语专业班的开办,为我市培养了一批急需的英语教师。那时候一提到九中,就都知道英语专业特强,就都会提到蔺老师。我也是其中受益者之一。

  开办英语专业班一开始并不是学校的决策,是蔺老师自己审时度势,根据现实情况自己额外承担开办起来的,表现出了他卓越的智慧和长远眼光。从1978年开始,从高二学生中抽了几个语言基础较好的学生,开始在业余时间突击补习英语(那时高中是两年制),1979年就考上了一个本科、几个中专。在他1983年调到横水八中之前,六年时间里,林县九中陆陆续续考上了魏俊昌、崔虎昌、王文书、李维英等几十个英语专业大学生。要知道那是个农村高中,况且蔺老师也不是专业英语科班出身,其中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师生共学是九中校园最常见的一道亮丽风景。我每天也要去向蔺老师或杨老师请教问题,不管是单词用法或语法问题。每天早上自习,蔺老师的宿舍门前放了一个煤球火炉,上面放着熬稀饭的钢筋锅,地上放着一台半导体收音机,一本英汉字典。他坐在火炉旁边看书,十几个学生搬着凳子坐在周围,边读边记,偶尔也有学生当场请教几个问题。几年来,春夏秋冬,除了下雨或下雪,天天如此。晚上他要备课,更要查资料学习。

  对学生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是蔺老师人品高尚的表现之一。当时他既是班主任,又要上课,家里两个小孩,大的上小学,小的也就两三岁,还要带专业辅导班,也真是够忙的。但是有学生病了或学习上闹情绪了,生活上有困难了,他都会嘘寒问暖,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就一起和学生想办法、提建议。特别是水的问题,学校吃水是要靠红旗渠水定时放到学校的一座小池里。食堂做饭,要靠一担一担地挑,教师们用水也是如此。学生们当时不要说开水,冷水都没有,想喝水都要到老师办公室讨要。去蔺老师那儿讨水喝的学生特别多,有自己班学生、其他班学生、英语补习班学生。蔺老师更是多准备了四五个暖水瓶,做完饭后,再烧开水灌到暖水瓶中,尽量给学生提供开水。有学生生病没钱买药,他总是垫钱给学生先治病,甚至让学生在他家里休息。

  前几年他的一个学生宋全启回来在一起吃饭,说了自己的故事。高中毕业当年没考上大学,由于弟兄们多,家里穷,父亲不让他复读。后来蔺老师骑车十几里路到他家,劝说他父亲,说全启成绩有潜力,让他再复读一年。父亲发愁几元钱学费,蔺老师就说学费我给你掏,日常生活你再咬咬牙坚持一年。就这样宋全启又复读了一年,第二年考上了河大地理系,接着硕士研究生、北大金融学博士,直至今天身价百亿的成功人士。

  循循善诱的授课方式是蔺老师的教学风格。他的课语言简练,通俗易懂,循序渐进,使学生们能随着授课思路一步步深入下去,最终豁然开朗,使每个学生都觉得有收获,有成就感。经常使用鼓励性语言也是蔺老师的一种教学风格。在教学和班主任工作中,学生有小进步就表扬,有新观点新看法敢于提出来就表扬,做了有助于学习和对班级集体有益的事情就表扬,被表扬使学生很有自尊和成就感。

  在对学生的管理上,蔺老师对学习程度不同的学生、性格有差异的学生,不断提出切合实际的新目标、新要求,是蔺老师教育管理的另一特色。在他长达四十多年的教育生涯中,无论他对担任班主任班级的学生还是只担任教学任务班级的学生,特别是当时的英语特长班,他都能做到对学生的思想、性格特点了如指掌。在和学生学习的探讨中、生活的闲聊中,他都能从中发现学生在某个方面的闪光点,当然也能及时发现了解学生在学习上和性格上的短板。这样,给他当过学生的人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目标要求和成长中的指点。人人都会感觉到短期有要求,长远有目标。无论是手势加语言的讲道,还是一对一的悄声细语,无不显示出他对学生的关爱和尽责。

  我感触最深的两句话是“干成一件事没有恒心是不行的”“不拼命是不会坚持下来的”。第二句话是我向蔺老师请教问题后闲谈中他亲口对我说的,当然这也是对我学习英语状态提出的要求,也可以说就是从那时起,我才有决心和勇气把英语继续学下去。我当时还兼任音乐课,哼个歌弹个琴也是一种生活状态,但学英语是要静下心来背东西的。一天不背,第二天可能就没什么教。因为没有英语语言环境,学英语要靠死记硬背,因此一度产生动摇或者放弃的想法,是蔺老师和我的那次谈话,才给了我继续学下去教下去的勇气和决心。

  几十年过去了,仍有过去的学生不断去看望他,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。虽然他已经八十岁了,耳朵有点聋,手抖得厉害,但和学生们谈论起过去的学习生活情景时,他仍然精神矍铄,时不时有幸福的微笑呈现在脸上,当我们对他表示赞美之誉时,他总是谦虚地摆摆手表示,那是他应该做的。一句平凡的话,彰显出了他对教师职业道德的理解和追求。

  人一生中遇到的老师很多,但蔺老师是教师群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个,他高尚的人格魅力和对教育工作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,对学生们的一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 


 
政务频道 | 红旗渠频道 | 旅游频道 | 社会频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权与免责声明 | 关于我们
主办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: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:0372-6282695
网站标识码:4105810012 网络: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:豫ICP备08001069-2号 访问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