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-->走进林州-->文化艺术-->文化百态
李国喜:我在红旗渠工地上做炸药

 

】作者:  来源:林州市新闻中心   时间:2019-03-14 21:13:59  浏览 人次

 

  稀疏花白的头发,刻满皱纹的额头,两只粗糙的大手,这是77岁的李国喜老人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。

  “我也没做过啥大事,就是在渠上做了几个月炸药。”李国喜谦虚地说。随着老人的缓慢叙述,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热火朝天的修渠岁月……

  水碾房里做炸药

  李国喜是横水镇小崔脑村人。红旗渠开工前,李国喜和本村的李福增在县里的炸药厂上班。

  1960年春天,红旗渠工程动工后,十万修渠大军在太行山上摆开了战场。开山放炮,需要大量炸药。

  当时正是共和国最困难的时期。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英勇的林县人民,没有炸药自己造!县里的领导决定从县炸药厂抽调人手,到红旗渠工地上造炸药。

  “当时,共从炸药厂抽调了十几个人,带队的是一个叫高仁福的副厂长。”李国喜记得很清楚。

  李国喜说,他们的住地在任村公社的木家庄村,造炸药的场所在村边的水碾房里。

  怎样做炸药?

  李国喜说:“好炸药能放到水里,不怕水泡。有TNT的炸药就是好炸药。在炸药厂,炸药主要成分是TNT和硝酸铵,TNT占20%。TNT用小毛驴拉碾磨碎,不敢用水磨碾,碾好后再筛。炸药厂用的TNT,大部分是部队上的废弃炮弹拆下来的TNT,一斤三四块钱,贵得很。”

  “我们在红旗渠工地上做的炸药,比较粗糙,主要成分是食盐和硝酸铵,食盐占百分之三四十。刚开始掺了点牛粪,后来就没有掺过。”李国喜补充。

  对50多年前的事,李国喜大部分记不清了。他只记得,食盐都是没有加工的粗盐,需要用石碾碾碎。食盐用水打石碾碾碎后,再用筛子筛。把碾好的食盐筛好后,与硝酸铵搅和到一块,装到箱子里,就是成品。

  守着食盐没盐吃

  饥饿,是上世纪60年代留给人们最深刻的记忆。李国喜也是如此。

  “那时候都是从家里带口粮吃,谁都吃不饱饭。为了填饱肚子,修渠民工到山上挖野菜,到河里捞水草。”李国喜说。

  有一次,18岁的李国喜用独轮车推着两麻袋食盐往水磨房送。李国喜从来没有推过小推车,再加上饿得没有力气,下坡时,小推车失控,连人带车栽到了水池里。等把小推车捞上来后,两袋食盐只剩下了一点点。

  做炸药需要大量食盐,有时候一天就要碾碎几千公斤食盐。可是,李国喜他们十几个做炸药的工人却没有食盐吃。

  “啥都得讲规矩,那时候的人可守规矩了。民工去工地上工,路边的柿子树上有柿子也不敢随便摘着吃。有个人从工地上偷拿了一条麻袋,回家时装到裤子里面。就这样还被人查住了,被批斗了一下午。”李国喜给我们解释。

  长期不吃盐或少吃盐,人就会感到乏力。李国喜说:“那时候,一块钱能买六斤九两食盐。有时候,我们带着暖壶,偷偷往壶里放半壶盐带回食堂吃。”几十年过去了,李国喜才敢讲这些事。

  络丝潭遇险记

  每天上工下工,李国喜他们忙忙碌碌,从来没有节假日。只有下雨天,才可以休息一下。

  有一天下雨,工地领导让休息一天。李国喜去河边转悠,在河里抓了一只老鳖。野生老鳖营养丰富,家住山区的李国喜很少见到。他很高兴,想着捎回家去,给体弱多病的老父亲补补身体。谁料,两个民工给杀了炖着吃了。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李国喜在离村几里地的地方发现一个深洞,看到洞里有几只老鳖在爬动。年轻胆大的李国喜扒着石壁,一步一步下去。快到洞口上方时,他觉得自己的双腿一下子就被吸进去了。他吓了一大跳,但是没有慌了神。他稳住神,双手紧紧扒住凸起的石头,使劲用力,慢慢爬了上来。

  后来,李国喜听当地人说,那个地方就是如今的络丝潭,水深几十丈,淹死过好几个人。至今想起来,他还感到后怕。

  三个月以后,李国喜离开了工地,再也没有去看过红旗渠。

  “咱就一个普通人,没干过啥出奇事。当时,那么多人都去修过红旗渠,都为红旗渠出过力。现在的生活可真不赖!”嘴里没剩几颗牙的李国喜很是知足。(陈广红/文  李俊生/图)


 
政务频道 | 红旗渠频道 | 旅游频道 | 社会频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权与免责声明 | 关于我们
主办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: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:0372-6282695
网站标识码:4105810012 网络: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:豫ICP备08001069-2号 访问量: